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找回密码

网站改版后的发展规划布局 通过这个窗口,关注防卫猫的最新发展动向 防卫猫精彩防身自卫知识 - 给官方提建议

防身自卫精品商城正式开通了 尽收最实用精品防身用品 商业支持服务咨询 下载 - 安装 - 常见问题 - 讨论 -

2012北京站长新春联谊会 - 开放之旅广深站成功举办 Discuz!十大荣誉用户评选 - Discuz!NT3.6发布 漫游引入QQ空间游戏 - 商战开服火爆 - 5d6d免费论坛

    医生遭人从背后刺伤后 留遗症:"身后不能有人"

    2013-12-20 09:52| 发布者: 防身自卫| 查看: 2895| 评论: 0

      摘要:  43岁的女医生,被砍了18刀,刀刀见骨,操刀人据说还是一位书法家。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被人刀俎。“这是一个好契机。”遇刺后第三日,赵立众在病床上给自己微博实了名,迥异于大多数默默受辱的同行

    被刺后躺在病床上的赵立众


    当日赵立众被吕福克刺伤之时,医院保安就站在距他20米的地方。所以赵立众始终呼吁警察驻院,“因为只有他们有执法权。”


    其实,最近的派出所就在医院院墙之外,记者目测,相去百米不到。而吕福克也并不是第一次在航天总医院行止暴戾,早在2011年11月,吕福克就曾经出人意表地用一根鞭子当众抽打过另一位姓吴的大夫。5个月后,正是这位吴大夫最先从监控录像中认出了吕福克这个“熟人”。


    2012年4月那一刀,伤他至四个月后方能回医院上班。


    “8月14日,再一次感受生与死的距离。”正式上班第一天,74岁的父亲被诊断出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术业专攻,不是自己的专业,自己和妻子都在医院工作又如何?赵立众开始完整体会一个病人家属的困顿,比如治疗方案选择,比如找不到父亲急需的血源,比如住院账单。


    从来什么都不信的赵立众,9月甚至为父亲上了一趟五台山。父子情深,医学院毕业后本可以留天坛医院的他,最终选择相对地处偏远的航天总医院,就是为了能离家近一点。父亲一生善良本分,独子无辜遇刺这种暴行超出了他对生活的理解,老人备受打击、病来山倒。最终百般磨折,父亲还是在5个月后过世了。


    赵立众在微博中晒过父亲患再障3个月的住院费用账单条:“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占总数的0.0028%,药费占82.19%。结论:3个月花掉了父亲的半生积蓄,医务人员一天劳动收入15.88元。”他感慨中国医事服务价值之低:“3个月,医生护士才一千多块钱,药费四十好几万。在国外绝对这比例是倒过来的,至少是对半开。”


    他转过北大医院呼吸科主任王广发的一条微博:“一个朋友的亲人在国外,入的国外的保险。在国内期间生病,先自费看病,回美后去报销。保险公司质疑她为何只有药费、检查费,而没有医生的费用。她赶紧找,最后找到挂号条一张,共14元。结果保险公司认为医生费用不可能这么少而拒付!”


    参与诉讼

    与其说行使法律上的权利,不如说是履行道义上的责任

    李惠娟律师第一次见赵立众太太,是跟记者同一天,在西城法院。赵立众开玩笑给我们介绍:“这是我媳妇,差点儿成了寡妇,就可以再找个年轻的了。”半年后李惠娟律师告诉记者,这句话听得她“心里一惊、一紧、一痛又一酸”。李律师自己也是医生的妻子,跟赵立众夫妇一样,也有一个女儿。
    赵立众最早关注到李律师,是她代理哈医大一死三伤案,为王浩父母提供法律援助。她名片上的身份之一是“中国医师协会医疗风险管理专委会常委”。“接受医学和法学双重教育,专项从事医疗法律事务17年,近十年专注于医疗风险的防范与应对”则是她的微博自我介绍。

    最早,赵立众曾有意放弃参与诉讼,也不打算向刺医者吕福克个人索赔。“可是,这个案子如果放弃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你们就没办法参与进来。那么受害者也只能是个旁观者。”李律师这番话让他觉得有道理。“与其说行使法律上的权利,不如说是履行道义上的责任,就算明知可能不会得到任何事实上的赔偿。”

    最终,龙年最严重、公众知晓度最高的四个暴力袭医案:一死三伤(哈医大王浩)、一日两伤(北京邢志敏、赵立众)、一死四伤(安徽医大二附院),以及中国首例120出诊被病人在家里砍50多刀的包头朱玉飞案,都是李惠娟律师无偿担任刑事附带民事责任诉讼原告人的代理人。
    “其实这几个案子,律师实际上的专业作用十分有限。但是律师这个角色使我可以近距离地给他们一点支持。我跟他们都说,我能为你做的很有限,但是我愿意尽我所能。你愿意无偿并且真诚地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与他同在,倾听他内心的伤痛,陪着他,感受他的眼泪、给他支撑,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他那些天可能会更难。”

    一件小事。记者初见李惠娟律师是2013年4月15日诉吕福克案首次开庭。庭后复印案卷时,她坚持自掏腰包付了那几百块复印费。其实她复印那些证据也是为赵立众和邢志敏,“怕他们以后没机会拿到这些资料了。万一他们有意想弄明白‘到底他为什么要砍我’,想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呢?”不独如此,为王浩、朱玉飞等案各地出庭时,交通食宿她都同样自付。

    在她看来,这很当然:“作为当事人,比如赵大夫他们,他们本身就是无辜受害,他受这个委屈是这个行业、这个社会欠他的,祸从天降。你说赵大夫家有没有这笔钱给我,他当然有。但是你想,要让他拿这个钱,道理何在?他凭什么被人捅到险些丧命,还要拿钱请你来帮他?王浩的父母,儿子命都没了,单位是可能会有补偿,但那钱是血换来的,不能干这使啊。那你说怎么办啊?”

    李律师这种“异于常人”的逻辑和独特的恻隐之心,还有她这种近乎“焚身以作烛照”的消弭伤痕的方式,连赵立众本人感动之余都说她有点“空想社会主义”。但是,见过的人,确实都温暖了。


    加油

    鼓掌

    闭嘴

    感动

    思考

    怒了

    痛哭

    相关阅读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