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找回密码

网站改版后的发展规划布局 通过这个窗口,关注防卫猫的最新发展动向 防卫猫精彩防身自卫知识 - 给官方提建议

防身自卫精品商城正式开通了 尽收最实用精品防身用品 商业支持服务咨询 下载 - 安装 - 常见问题 - 讨论 -

2012北京站长新春联谊会 - 开放之旅广深站成功举办 Discuz!十大荣誉用户评选 - Discuz!NT3.6发布 漫游引入QQ空间游戏 - 商战开服火爆 - 5d6d免费论坛

    医生遭人从背后刺伤后 留遗症:"身后不能有人"

    2013-12-20 09:52| 发布者: 防身自卫| 查看: 2894| 评论: 0

      摘要:  43岁的女医生,被砍了18刀,刀刀见骨,操刀人据说还是一位书法家。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被人刀俎。“这是一个好契机。”遇刺后第三日,赵立众在病床上给自己微博实了名,迥异于大多数默默受辱的同行

    赵立众没有出现在法庭宣判现场,而是坚守在自己急诊科的岗位上


    温岭之后

    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的本质是一场人道主义运动,是强调对人的尊重

    诉吕福克的案子,5月21日一审出判决;7月17日被发回重审;10月17日再开庭,24日一审再出判决……

    时间这就走到了2013年10月25日,温岭刺医,白衣震怒,举世皆惊。李惠娟律师接到来自王浩父亲的电话,老人痛心如焚:“我儿子白死了。”包头120出诊被病人家属50刀砍死的朱玉飞大夫的丈夫(跟朱玉飞医校同学,后来又是医院同事)也打来电话:“如果您去温岭,一定带上我。”
    赵立众的参与则是10月28日,温岭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医学界网站”发起“10名普通医生实名联署吁求行医安全和尊严公开信”,他是十医生之一,身份标识是“医院暴力受害者”——他的受难成了他的名片。

    36岁的协和医院脊柱外科医生余可谊的名字跟赵立众写在一起。余可谊另一个身份注解是“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推动者”。

    回忆起来,最深影响到他的也是2012年哈医大王浩被杀事件。消息传来当夜,他和很多同事都一夜无眠,“尤其那些医学生,更是又害怕又悲伤又无助,也有的很气愤。但除了表达这些东西之外,我们还能做点什么?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想,我们一定要做点什么。”

    从国外归来的同事带回来“零容忍”的概念。“‘零容忍’一词最早出现在美国1994年的一个报告中。它的理念主要来自两个保守党人JamesQ·Wilson和GeorgeL·Kelling,他们在《大西洋月刊》提到‘破窗理论’,要点是,一个社区假如容忍一栋房子有几扇破玻璃窗,就会有人窥视,有流浪汉或者罪犯分子爬进去生火取暖,会有更多的汽车和房屋的窗子被打破,一个街区就会逐渐被犯罪蚕食,所以对第一个破窗就不能容忍。”11月22日中午在东单协和医院门诊楼员工食堂,长得有点像阿拉伯人的温州人余可谊耐心地为记者解释。

    “医院暴力零容忍就源于这个理念。我个人更觉得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的本质是一场人道主义运动,是强调对人的尊重。不管病人也好,医生也好,他首先是个人。任何以暴力威胁一个公民的行为,都是不对的。在我们这样一个文明社会、法制社会,只有被授予合法权力的人比如警察,法律授予他在制止犯罪时可以采取暴力的权力。而你说这个医生态度不好,就上去两巴掌,不可以,你没有这个权力。”

    “零容忍的核心并非以暴制暴,也并非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暴力发生时的应急处理,而是采取预防为主的措施,将恶性事件化解在早期,从制度上保障医生、护士的人身安全。而其得到社会大众理解和支持的前提是医生、护士尽心尽力地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没有这种职业的自律很难赢得病人的真正尊敬。”

    余可谊成为了这一概念的推广者。2013年9月21日他在网上发布了《关于成立医院暴力零容忍运动联盟的若干建议》,他在后记中写道:“不管有多少人支持,我个人会致力于消灭医院暴力的努力。很多人会把医院暴力的发生归结于社会制度,却忘记了自己应该为王浩、朱玉飞这些受害的医生做些什么。”

    温岭之后,力量在集聚。11月19日,李惠娟律师在合肥为“一死四伤安徽医大二附院杀医案”出庭;同日,肿瘤医院顾晋教授在微博建议:“我们应该花一些时间对伤医事件做一个认真的分析。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科室、什么病人、什么家属、什么家庭、什么教育程度、什么年龄、什么职业、什么社会背景、具体什么情况、有什么并发症、为什么不满、我们做了些什么;我们的医生是什么专业、什么年资、什么职务、受到什么伤害?认真分析总结,拿出具体的资料,提出我们的建议和意见。”余可谊立表赞同:“大家先开个研讨会吧。”

    就医生是否应配备个人防卫用品网络上曾展开过激烈争论。

    12月11日,余可谊入选“2013年度医界十大焦点人物”,他感觉到的焦虑比荣耀更多:“出乎我意料,‘医院暴力零容忍’从一个冷门词汇一度变成网络界的热点词条。因为呼吁医院暴力零容忍,在温岭事件后我感觉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我感受到了压力,并非因为害怕非议,而是不知道在传播这个理念之后我还能为它的真正落实做些什么?”

    “两败俱伤没有赢家。”昨晚8点38分,漫长一天急诊工作之后的赵立众终于回到家,他转发了吕福克案终审的媒体报道,用这样一句话淡淡作结。

    “唯有更多的努力,赢得医者应有的尊严,才能对得起年轻的牺牲。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空气净化器无法抵御雾霾,独善其身的医生无法避免成为下一个医院暴力的受害者。站出来,不仅为自己,也为给那些未来的医生选择坚守以些许理由!”这是赵立众赞同的余可谊的话。

    去年4月13日,京城发生连环刺医案。当晚7点30分,在刺伤北大人民医院耳鼻喉科教授邢志敏9个小时后,用帽子口罩蒙面的前首钢动力厂工人吕福克又冲进北京航天总医院急诊内科诊室,将从未给他看过病的当班副主任医师赵立众刺至右侧颈部重伤。

    昨天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对“2012吕福克一日两伤暴力袭医案”终审宣判。

    616天,从“血染白衣”到“现身示众”再到亲赴公堂主张权利……42岁生日刚过、头发却白得像下过雪的赵立众,对这一结果平静到几乎麻木。他甚至没有考虑要为出庭换个班,照常天不亮就到岗,在急诊室一直忙到看见星光。他只是庆幸自己总算可以终结这段对于性喜平凡、只求安宁度日的他来说实在“过于喧嚣”的经历,他只想在父亲即将到来的一周年祭日,一束香、一杯酒跟父亲说说那些难与妻女细言的劫后心情。
    2013年,“温岭刺医案”是无法封存的公众记忆。赵立众也在这一年见过比去年都多的媒体——当社会终于肯直视医务人员的“血”,他的受难往事之于他,不是勋章,而是责任。终于,在无数人的共同努力下,“医疗场所暴力零容忍”,也像“雾霾”一样,再不只是医生口中流传的热词。 善即“不忍”,恶乃“无忌”。

    终审宣判

    凶手终审获刑13年

    一天之内,吕福克先后进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航天总医院两家医院,将两名医生刺伤。昨天,此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判处吕福克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同时赔偿两名受伤医生共20万余元。

    2012年4月13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邢志敏正在诊室给病人看病,52岁的吕福克进来,突然从拎包里抽出一把刀,刺向邢志敏的脖颈,然后夺门而逃。

    当晚7时30分,吕福克在航天总医院急诊科再次上演凶案,副主任医师赵立众被刺,同样是右侧颈部重伤,软组织、血管、神经和椎体等受损。

    4月24日傍晚,吕福克在涿州落网。警方调查时,在吕福克家里搜出了一些“奇怪”的资料,是吕福克抄写的“笔记”,都是有关颈动脉的位置、失血可致死亡的临床医学知识。结合吕福克行凶都是一刀扎向脖颈的事实,医学的常识变成了他行凶的方法。

    123

    加油

    鼓掌

    闭嘴

    感动

    思考

    怒了

    痛哭

    相关阅读

    回顶部